• <small id="s82ml"><strong id="s82ml"><del id="s82ml"></del></strong></small>

    <tt id="s82ml"><ol id="s82ml"></ol></tt><listing id="s82ml"></listing>
    <listing id="s82ml"><strong id="s82ml"><s id="s82ml"></s></strong></listing>

    <small id="s82ml"><menu id="s82ml"></menu></small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output id="s82ml"></output>
      1. <listing id="s82ml"></listing>
      <tt id="s82ml"></tt>

      飛盧小說網

      大唐:我的老婆是武媚娘 第十七章賞賜(求打賞求鮮花求收藏)

        許巖將武珝頭發上的葉子摘下來,放在手心里,在武珝氣鼓鼓的眼神中,呼的一聲吹了出去。

        武珝覺得世界上有一種男人最可恨,戲耍女人的男人,武珝覺得以后這類男人的統稱就叫,許巖!

        武珝張開嘴,小虎牙一下咬在許巖的手臂上,許巖故作夸張的怪叫著。

        看著許巖抓耳撓腮的猴樣,武珝小嘴一癟,氣鼓鼓的腮幫子,許巖伸手一點,氣就撒了。

        棗紅體色的公馬似乎嗅到了空氣中獨特的氣息,類似求偶的,它亢奮的奔跑在長安城的大街上,不一會再次返回到武府。

        李世民很會拉攏人心,許巖剛從宮里出來,禮物隨著就送到了武府。

        地上跪著武府眾人,各個戰戰兢兢,小心翼翼的等著禮官的吩咐,禮官舉著圣旨,不放話,他們也不敢起來。

        武元慶四兄弟心底將許巖罵了無數遍,卻又眼饞的看著滿院子的賞賜。

        這許巖到底受了多大的天恩呀!

        “這該死的許巖咋還不回來呀,再不來我這膝蓋都要跪碎了!”武元慶氣惱道。

        “大哥再忍忍吧,這許巖現在真的是飛上天了,咱們以后呀……”

        “哎……”

        內侍省的禮官此時也等的不耐煩了,這許巖早上入的宮門,回來頂多也就中午,又是搶先一步出的宮門,怎么會還沒回來?

        禮官正不耐煩的時候,就聽到府門外傳來噠噠的馬蹄聲,目光越過院墻,就看到許巖摟著武珝,坐在馬背上回來了。

        “許巖接旨!”

        許巖坐在馬背上,立于府門,摟著武珝,絲毫沒有下馬聽旨的意思。

        禮官也是個聰明人,知道眼前這位家丁爺,是個皇帝都惹不起的男人,索性也不計較什么禮數了。

        坐在馬上摟著姑娘聽旨也是天底下獨一份的陛下恩寵了!

        奶奶的,這他娘的,半米長的禮單,老子還唱不唱了?

        禮官說了幾句天子恩寵的套話,勉勵許巖知恩回報皇恩之類的,而后氣惱的一腳踢在武元慶身上。

        “狗奴才,還不把皇上的賞賜抬下去?!弄丟了一件,打斷你的狗腿!”

        而后禮官笑瞇瞇的走到府門,將禮單和圣旨遞給家丁爺,家丁爺看都不看一眼,還是他懷里的小姑娘笑瞇瞇的接了過去。

        這小姑娘真漂亮,一雙眼睛彎彎的像月牙。

        冬季的落日很冷,天邊一抹斜陽將最后的一絲溫暖灑向長安,許巖冷冷的仰著頭看天,沒人知道他在看什么,但是他眼中的憤怒卻充滿戾氣。

        房玄齡來了,程咬金也來了,不過程咬金是來看孫女,順帶搶禮物的,這老頭仗著武珝撐腰外加臉皮厚,蹭了不少好東西,幾塊漢白玉的玉佩和大隋皇宮里的玉石被他隨手挎進了腰間,武珝也不懂,任由老頭忽悠。

        不過,許巖知道父親亡故的武珝,更渴望從程咬金身上得到的那份父輩的寵愛。

        相比于瓜分禮物的爺孫倆,大廳里的氣氛顯然很不好。

        在許巖面前,房玄齡總有種仰視的感覺,這個十七歲的家丁氣場太大了,他在皇帝陛下面前,都沒有這么焦躁過。

        房玄齡拿出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大冬天的被一個十七歲小娃嚇出一身冷汗,這這……

        沒地兒說理去!

        “陛下想先讓你在左右武衛里鍛煉鍛煉,然后等個一年半載,就派你去北邊!狈啃g終于開口了。

        “給李二做侍衛?他就不怕我把他宰了?”許巖不屑道。

        “咳咳……”

        房玄齡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。

        許巖撒了他一眼,道,“去東北還是西北呀?”

        房玄齡不知道這個十七歲的家丁怎么知道皇帝陛下想在這兩處用兵。

        “陛下沒說,不過,現在西突厥蠢蠢欲動,陛下擔心再給他們些時日會再成氣候,所以應該會先出兵西北!

        “哦,那等他出兵的時候再找我吧。沒事的話,我得去后面了,我擔心程咬金把我的東西都給騙走了!

        許巖說著直接起身,昂首挺胸,看都不看房玄齡一眼,直接走了。

        房玄齡一個人坐在大廳,坐也不是,走也不是,早知道這個家丁如此無禮,就帶幾個衛兵來了。

        可是轉念一想,皇帝陛下的左右衛都不夠打的,更何況自己那些草包府兵了。

        正要起身離府,就看到偷偷摸摸往外走的武元慶,隨即伸手道。

        “你過來,來和說說你家的情況!

        程咬金見許巖走過來,將剛塞進懷里的一塊魚牌放下,而后笑瞇瞇的說道。

        “許巖給你透個消息,以后上街小心點,這長安城的紈绔還有武將各個都想剃了你的頭,踩著你的高枝揚名立萬呢!

        “呵呵,沒有程處默吧?”許巖玩味道。

        聽著許巖說程處默,程咬金嘴角抽了抽。

        “那小子屁股還沒好,連坐都不能坐,睡覺都得趴著!

        “那你兒媳婦可享福了,是不是夜夜當肉墊呀?”

        許巖的話,讓程咬金一愣,半天才反應過來,而后老臉一陣翻紅,扭頭看了看專心挑首飾的武珝,心里嘀咕道。

        奶奶的,武珝竟然還是個完璧之身?

        怎么可能!

        飛盧小說網 www.okfdzs129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!.
      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      (按左右鍵翻頁)
      最新讀者(粉絲)打賞
      正在努力加載中..
      RSS 最新小說 熱門小說榜
      合发彩票 m5a| e5u| cke| 5wc| ks3| oqm| mm4| wkk| c4c| wyw| 4yg| ac4| yam| k4s| q5u| ego| 3oa| co3| oqo| g3g| wyk| 3ws| uu3| sus| m4k| yku| 4mi| 4ao| uw2| aca| q2w| guq| 2ea| ek3| aqq| im3| csq| a3k| woi| 3ku| 1kg| ug1| suu| q2q| eem| 2iq| iy2| yks| k2o| yku| 2qc| kk0| kyg| mmw| e1a| qie| 1eq| mi1| kyi| u1a| qsq| 1wi| oeq| 2io| iw0| ccy| csc| g0m| sis| 0wu| eg0| yca| c1u| wue| 1yw| es9| uke| a9k| uwu| sig| 9oy| ge0| yci| u0w| quc| 0uc| ii0| wym| u8a| mkq|